来自 电工电气 2019-11-28 08:2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冠亚体育在线 > 电工电气 > 正文

量子通信产业的漫长角力开始了

电工电气网】讯

2018年9月14日,因短信威胁恐吓“量子之父”潘建伟的妻子楼某某,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前董事长郑韶辉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在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量子通信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产品包括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核心设备、量子安全应用产品、核心组件以及管理与控制软件四大门类;根据国盾量子在招股书中披露,我国已建成的实用化光纤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总长达7000余公里,其中超过6000公里使用了公司产品且处于在线运行状态,这也使量子通讯概念成为备受市场关注的领域。国盾量子也凭借着从QKD组网到下游行业应用的全产业链布局,申请在科创板上市。

中科大下属的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近日正式申请在科创板上市。科大国盾的IPO计划早在2017年之前就已启动,并在过去两年里为上市扫清了一切障碍,包括与竞争对手九州量子的一场“恶战”。

一年前的2017年9月,中科大量子科学家、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承志发表公开信称遭到郑韶辉短信威胁,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但是从财务数据来看,国盾量子的表现并不像所属的量子通讯概念这样火热,该公司2017年营收和净利润的同比增幅分别为24.88%和26.49%,而2018年则分别为-6.7%和2.45%,双双出现下滑。

“前期吵吵闹闹,现在总算是有了结果,国盾的突然上市有先发优势,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量子通信产业化也正式开始加速了,这对于整个行业的意义是正面的。”九州量子一位高管对于科大国盾上市表示,科创板是迟早的事,九州量子上板问题不大。

鲜为人知的是,就在郑韶辉和彭承志短信互骂之前的2017年8月下旬,郑韶辉也向潘建伟的夫人楼某某打电话、发短信进行了威胁恐吓,潘建伟为科大国盾的另一创始股东、素有中国“量子之父”之称。

相比财务数据,国盾量子此前爆发的专利纠纷,曾备受市场关注。

在量子通信的千亿规模市场上,不只有一家参与者。除了科大国盾,九州量子、问天量子等都在发力。

随后,楼某某向警方报案。2017年9月4日,合肥市公安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将郑韶辉等人刑拘,最终因寻衅滋事罪公诉。

根据公开信息,云鸿投资原本是国盾量子2015年设立股份公司时的发起股东之一,持股比例为5.83%;后于2018 年 4 月,云鸿投资向王根九转让 294 万股股份,并退出国盾量子股东名册。

三足鼎立与核心产品

2018年9月14日,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庭审期间双方的争议焦点是郑韶辉到底为何发送威胁短信。

云鸿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杭州敦行投资,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为九州量子董事长郑韶辉,在退出国盾量子的投资之后,郑韶辉还与国盾量子董事长彭承志先生因全球首条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络“京沪干线”及私人借款等产生矛盾,引发了舆论广泛关注。

目前参与到量子通信领域排名最靠前的三家企业分别是科大国盾、问天量子和九州量子。

检方认为,郑韶辉是因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方面发布了与九州量子建设的“沪杭干线”从未进行合作的公告,影响到九州量子的融资等而引起的;而郑韶辉则坚称,“沪杭干线”与科大国盾的合作有众多物证支持,没有必要通过短信威胁恐吓,需要的话我们发个公告就可以。事情的根本原因是向彭承志、赵勇等科大国盾的9位高管追要3234万元借款无果后气愤而为。

另据招股书披露,“安徽润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国盾量子的发起人之一,持有国盾量子6.6%的股权;但是早在国盾量子在2009年成立时,原始股东中并不包含润丰投资,直到2015年国盾量子设立股份公司,润丰投资才以发起人的身份成为主要股东之一。

三家企业都与中科大有渊源,前两家起源于中科大,不过经过几年的发展后分道扬镳,成为竞争对手。其中科大国盾和问天量子是最先进行量子信息技术产业化的公司,分别由中国量子科学的两大带头人潘建伟和郭光灿开创成立。已经申请上市的科大国盾披露2018年营业收入为2.64亿元;问天量子年收入在3000万至5000万元之间。九州量子尽管是三家企业中成立最晚的,却是发展最为迅速的。九州量子2016年的年报就已经显示,该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25亿元。

量子之父卷入

图片 1

2013年底,时任浙江国际贸易集团旗下国贸东方总经理的郑韶辉与科大国盾的前身安徽量子通信有限公司接触后,签订《量子通信产业化合作协议》,约定要协同发力。具体来说是科大国盾量子为九州量子提供设备,负责上游的研发和产品开发。

包河区检察院在公诉书中宣称,因潘建伟所带领的中科大上海研究院和中科大合肥微尺度物质国家实验室科研团队发表了与“沪杭干线”投资方、建设方没有任何合作的声明,影响到九州量子借助中科大量子科研进行宣传的目的,为使潘建伟妥协,2017年8月底郑韶辉本人及被授意的臧振福以匿名电话、短信的形式威胁潘建伟之妻楼某某,称要用榔头敲死其儿子和女儿。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润丰投资的实际控制人王根九,还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共同投资设立了“安徽中科国金量子科技有限公司”,其中王根九持股81.5%、中科大持股17.5%;“安徽中科国金量子科技有限公司”同样从事量子技术研发及商业化应用业务,润丰投资的董事喻敏同时还担任了问天量子的董事。

2015年九州量子在新三板挂牌,郑韶辉担任董事长。2016年底九州量子完成第一轮5亿元的定向融资,估值高达55亿元。九州量子当年还宣布投资6500万元与全球量子通信设备最领先的生产商瑞士ID Quantique共同建立合资控股子公司浙江理想,九州量子占股65%。

公诉人还称,郑韶辉等人此前在包河区公安分局供述:发送威胁短信是因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发布公告称从未与“沪杭干线”有任何合作,影响到九州量子的融资等,向楼某某打电话、发短信是为了给潘建伟施加压力。

“安徽中科国金量子科技有限公司”是否与国盾量子构成同行业竞争关系?针对润丰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同时与国盾量子核心技术来源的中科大共同投资其他量子通信行业公司的事项,国盾量子在招股书中并未进行披露。

郑韶辉进行的连续资本操作令九州量子的估值到2017年时一度逼近300亿元。

郑韶辉当庭承认曾在包河区公安分局做出过如上供述,但打电话和发短信威胁恐吓的真实原因是让楼某某协调将3234万元借款归还科大国盾。

最后再来看国盾量子经营所依赖的核心技术。波分复用技术是指“将两种或多种不同波长的光载波信号在发送端经复用器汇合在一起,并耦合到光线路的 同一根光纤中进行传输的技术”,是量子密钥分发的基础技术。同时根据招股书第257页披露,“QKD 信道波分复用技术”也是国盾量子应用在“波分复用产品”产品中的核心技术,并已在2017年取得专利,属于国际先进自主创新技术。

就在九州量子开启新三板转创业板的新一轮融资的关键阶段,彼时的合作伙伴、同样在积极备战资本市场的科大国盾董事长彭承志突然在网上发布一条“锤杀科学家”的微博,控诉九州量子涉嫌违规上市。彭承志当时透露,郑韶辉利用担任国贸东方总经理的便利,窃取国资与科大国盾在量子产业上进行合作的成果。

郑韶辉详细解释到,在多次向彭承志催款无果后,郑韶辉转而向楼某某求救。“因为楼某某作为创始股东潘建伟的妻子,和其他几个股东关系很好,我希望通过楼某某说服他们把借款还回科大国盾的账户,但是和楼某某的沟通并不顺利。一气之下,我便授意臧振福购买匿名电话卡通过电话和短信恐吓楼某某。”

图片 2

过去九州量子的技术很大程度上仰赖于合作方IDQ。在与科大国盾发生纠纷的同时,九州量子与合作伙伴IDQ之间也出现了分歧。IDQ认为九州量子没有帮助自己实现当初进入中国市场的承诺,打破了双方之间的信任,正式提出“分手”,合资公司宣告解除,最终以九州量子收购IDQ在合资公司的全部股权收场,IDQ也就此退出中国市场。

公诉方问郑韶辉是否有楼某某与其他股东关系好的证据,郑韶辉称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当庭并未拿出实质性证据。

但与此同时,根据国盾量子同行业竞争公司“安徽问天量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现实的信息,该公司提出的“国际领先的方案级专利:波分复用量子路由方案”是“国际唯一的量子波分路由行业方案级专利”。

本文由冠亚体育在线发布于电工电气,转载请注明出处:量子通信产业的漫长角力开始了

关键词: